关于加入天鸡文学社

在2023年十月,我加入了杭外剑高的创意文学写作社,实际上这个社团我个人是不那么喜欢,因为作为一个“写作社”,它没有产出。完全没有。还有一些糟心的事情,我都不想提。

总而言之在那时我就开始想,我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?我写文章有几年了,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只发在自己的博客上,是不是一种躲避对自己水平更真实的认知的行为?然后我加入了“写作吧”,在对于自己的水平更有认知之后我还是决定尽量不发表。

阅读更多

阿卡迪亚的牧羊人

“列车到站了,先生,欢迎来到阿卡迪亚。”乘务员走进包厢,向詹森·汉弗莱鞠了一躬。

汉弗莱转向乘务员,她注意到他的眼角微微湿润,便掏出了一块手帕递给他。

“发生了什么事吗,先生?”

“没什么,我有时庸人自扰,徒增伤感而已。”

阅读更多

脚本哲学(1) Minecraft 服务器区块与备份脚本

开始之前

我好久没写技术类的推文了,原因很简单,我有些跟不上大伙的节奏,我技术力过于低下。但仔细想想,发一些技术文章还是可以精进自己的技术的,于是便打算重新开始,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新系列,叫做“脚本哲学”。

另外,在最新的决定中,我将这个博客分为了三个网站,一个是本站,主要发技术文章;一个是 Legacy,是旧物的堆积地;以及 Memoria ,是我与远冬的文学博客。《御伽之国的鬼岛》《白银树之恋》等文章已被迁至 Legacy。《日记八集》中的部分篇目,已被永久删除。

阅读更多

妄谈 V1C1 施洗者的预言 Answer in the Wind

Part 1 施洗者的预言 Answer in the Wind

Act 1 Days of Future Past

他确实完全地死了,他的预言没有实现。过去奈拉比斯曾深信不疑,预言家们的每一句话,都是对命运的精确描绘。或许命运在预言者最自信的时候,对他也开了个玩笑吧。死亡即是命运唯一而必然的终结,在将遗体托付给罗马的贵人之前,在这一方面,命运对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这是他唯一的宽慰了。但从远方吹来的风中,他仿佛又一次听见施洗者约翰缓缓道来的预言。

阅读更多

寂白之间 第零章 在天堂和地狱间沉浮 Down & Out In Heaven & Hell

三途川的河水很凉,上方是滴下的石油,但是汇入河中却成了血红的河水。天之色乃黑色,地之色乃赤红,红色的不朽的曼珠沙华生长着。河上浮着船夫的小舟,是纯白的,船头与他也是白的。大部分时候,船夫不需要摇桨摆撸,由于水会自动将船引向应当到达之地。

阅读更多

寂白之间 第六章 滇雪山林 Ouroboros Ring

我在各种琐事中,挺过了一轮轮考试,读完了《挪威的森林》,那是来自天明的推荐,我有时也在想怜月与我与书中的主人公与木月有无相似之处,结论是有却不多。其中最大的不同是,我从未真正意义上了解过怜月,哪怕是从数年后的我的视角来看,我对他了解的也不多。

阅读更多

寂白之间 第五章 夜黑风高 Midnightmare

“所以今天又是什么?”我向押送我的人影说,“不会是101号房吧。”

他一言不发,将我推了进去。里面是一个巨大的,全是镜子的房间,入口和出口也成了平滑镜面的一部分。我看着自己,也看着镜子反射出的镜子。“人人都知道101号房里有什么,只有你对于它一无所知。”

阅读更多

寂白之间 第四章 腐水迷宫 Rotten Maze

循环,再循环,再循环,我整夜深陷在这迷宫里走不出去。接着,我看见那从苍白中探出病怏的身躯的太阳从正西方升起。腐烂的水从四周涌上来,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,然后那死水充盈了我的身体,我的肺,我以为它将亡我,但它只是再推我一把,将我完全地推离这迷宫,让我看见以苍白掩盖空虚无物的天和即将凋谢的太阳。而就在我看见那空白的阳光的时刻,我看见了真正的阳光。

阅读更多

寂白之间 第三章 自由意志 Free as Hell

“文字是一面破碎的镜子,同时以个体与整体存在,折射光,让它显现出千万层不同的精神图像。在思维展开之时,不仅读者被剖析,读者也被剖析了。但看见结构森严的网络从立体的高维结构,总结归纳、消隐为一部简单、清晰又被层层剥离,沦为简单的图画式表达时,其巨大的损失是不可弥补的。在那线格之间,在那缺失的表达之间,人应当填补些东西。”我向坐在我隔壁的王天明如此说道。

阅读更多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&npsb;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